自如甲醛房里的四位租客

来源:北京飘爱 作者:采集侠   时间:2020-06-27 05:26

  左晖那一席“所有的批评我们都会收下,所有的责任我们都会承担”的承诺,而今却与现实背道而驰。即使坐上业内房源头把交椅的自如,也还是屡屡发生以甲醛超标为代表的长租房源空气质量问题。

  在租金年年上涨的北京,当代北漂青年在外打拼,回到家却要吸着甲醛,对身体构成了难以预料的伤害。一方面,高昂的律师代理费让租客却步;另一方面,长租公寓平台是否承认第三方机构的监测结果也是一大难题。

  面对自如甲醛房,租客该怎么保障自己的健康,还是只能拿命去租房?在315消费者权益日即将到来之际,乐居财经还原4位北京租客的真实甲醛房纠纷。

  01.“甲醛含量超自如自行检测数值8倍”

  3月12日,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则民事判决书,将自如的一起“甲醛房事件”公之于众。

  2019年2月22日,95后王堇与自如签订《房屋租赁合同》,承租自如位于海淀区月租金3730元的一间卧室。但不足两月,她便感到鼻子不通畅。

  同年6月底,她身体不适加剧,便委托检测机构对承租房屋空气质量进行检测,报告显示甲醛含量为0.16毫克/立方米,“不合格”三个瞬间震惊了她。

  王堇仔细回忆道,双方签约前,自如APP上介绍该房屋甲醛含量为0.02毫克/立方米。她认为承租房屋的甲醛含量远超自如自行检测数值达8倍,属于严重超标,应构成违约。且自如提供虚假数据,使她产生错误认识而形成交易,其行为构成欺诈。

  随后,她将检测报告告知自如管家,对方曾试图为她调换房屋,但仅同意赔付1个月的房租。王堇未予接受,遂一纸诉讼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。

  法院于2019年9月10日立案后,依法开庭进行审理。被告自如认为王堇委托检测机构采取的是卫生部出台的指导性标准,而自如采取的是建委的强制性标准,且空置房屋2到3个月,才得到该数据。便认为本案不适用消法,且王堇并没有发生损失。

  法院则认为,自如作为出租人,负有确保租赁房屋符合居住使用条件的法定义务,现其提供给王堇的承租房屋,经具备检测资质的机构检测甲醛超标,且该检测数值迟于自如出租前自行检测的数据,在自如未申请重新检测的情况下,应认定自如提供了不适居的房屋。

  最终,法院判决结果为自如退还王堇租金30213元,并给付空气检测费650元。且要求自如对北京市海淀区这间出租卧室进行空气治理,至达到国家规定数值。

  02.“ 我和家人在不安全房屋中居住26个月”

  与王堇同住于北京海淀区的董文强一家却没有那么幸运,他们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于自如甲醛房中度过了两年零两个月。

  北京高昂的房价,让即便成了家的董文强还是选择了租房模式。2016年8月7日,他与自如签订《房屋租赁合同》,承租位于海淀区冶金大院(即西土城路院)的一处房屋,租期两年多。

  2018年9月,当网上一篇《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 生前租了自如》的文章沸沸扬扬发酵后,他开始担心自家租的房屋也存在问题,其妻子委托测试机构对房屋的卧室和厨房进行监测,结论是甲醛浓度超过GB/T18883-2002《室内空气质量标准》,不符合安全居住条件。

  随后,两口子将监测报告电子版发给自如方,自如提出在网上公开的三种解决方案,即无责退换租、空气治理、净化器免费使用。

  董文强选择退租并要求自如赔付1个月房租违约金及同等房屋换租的溢价。自如同意退租,但拒绝赔偿。双方调解未成功后,他将自如告上法院。

  董文强认为,“一直以来网上都有自如出租甲醛房的新闻,但是自如没有重视和整改,依然将不符合空气质量安全标准的房屋出租给我,使我在不安全房屋中居住长达两年零两个月,且家人于居住期内存在身体不适并就医的情形。”

  法院判定,即便在检测作出后,自如亦并未及时提出异议或提出重新共同委托进行检测,故不能仅因单方委托而否定该检测报告的效力。现涉案房屋经证明存在空气质量安全瑕疵,自如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。

  03.“ 自如很快又将这间有问题的房子出租了”

  住在通州自如甲醛房的赵名,1987年出生,处于无业状态。在2018年7月23日,他通过自如APP租到位于通州区中仓小区的一间出租屋,每月租金3990元。

  签订合同后,赵名满心欢喜地入住自家,但屋内总有异味,周身不适,皮肤上出现红疹等症状。后经检测机构检测,其租住卧室、客厅、厨房的甲醛严重超标。